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热点新闻>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2020年09月16日 投稿作者:小熊云端 围观人数:20

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第1张

位于美国加州卡尔弗城的TikTok办公楼大厅。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TikTok美国业务或遭关停的“大限日”,还有五天就到了。

回顾这场持续已久的风波,导火索是特朗普针对 TikTok与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先后发布的两道行政禁令。9月14日媒体再度披露了美国财政部的最新态度,“TikTok最终解决方案的截止日期将是9月20日。” 基于美国CFUIS和基于总统行政令的国家安全的“双料”审查都在进行中,20日也成为TikTok到底如何处置其美国业务的大限日。

事态如今迎来新转机。

当地时间9月14日,甲骨文对外公告证实称,它已经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技术提供商”,但该协议仍需美国政府批准——这也意味着,TikTok美国业务不再出售。

此前,美国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1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财政部在周末接到提案,甲骨文作为TikTok可信赖的数据安全合规合作伙伴,代表解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

这项方案如果达成,甲骨文将为TikTok提供云上服务,类似苹果在中国由“云上贵州”进行数据合规的方案,并不涉及之前特朗普提到的要求TikTok必须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也不涉及TikTok的核心技术转让。

如今,中国地区的苹果用户数据均由“云上贵州” 提供服务。这项合作达成发生在3年前,当时贵州省政府与苹果公司共同签订了一份框架协议,此后,一家名为“云上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服务商,成为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运营iCloud服务的唯一合作伙伴,业务范围主要涉及的是大数据基础设施服务,数据处理与储存服务等。这也是苹果在中国建立第一个数据中心。

为促成合作,云上贵州公司和苹果双方展开了近两年的艰难谈判。

与此同时,TikTok和美国企业的合作对象不仅限于甲骨文,还包括沃尔玛(与和沃尔玛的合作主要是电子商务方向)。

卖还是不卖?TikTok从被迫出售到达成合作,两方力量左右了最终的结局。一方是特朗普不留余地的禁令,另一方面是商务部“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史上最快更新。

至此,这一场在2020年夏天由特朗普和白宫行政命令监管,引发的风波暂且划上了一个“合作”的句号。

尽管字节跳动表明了“不会将源代码交给任何美国买家”的态度,那么这一结局否意味着美方对“中国出海最成功社交产品”的审查和限制令,由此冰释?这一必定会留在互联网出海历史上的典型案例,背后是一场全球商业规则的重塑。

旧秩序瓦解,全球商业规则重塑

张一鸣和他一手创办的字节跳动驶入了一片无人区,张一鸣之难,难在此前没有成功的模式可以套用,前行的每一步,都写满了未知。TikTok在海外市场一砖一瓦建立的影响力,却成了被“盯上”的理由。

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第2张

美国旧商业规则的失控,让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成为了最大的获益者。与此同时,TikTok当前面临的危机,正揭露了美国人的虚伪——所谓的互联网“无疆界”,只不过是一场美丽的谎言。

现存且已经瓦解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曾经是主宰规则,这套规则由美国设计、主导,并为美国利益服务。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与上个世纪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国际贸易进行大受影响,致使各国在将其货币兑换黄金时,发生困难,造成传统意义上的金本位制度崩溃。

二战之后,为了加强国际经济合作,重建国际货币秩序,恢复国际贸易的自由进行,1944年7月,44个国家的代表们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的华盛顿山旅馆举行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以建立国际货币与金融交易的标准和讨论战后重建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上确立了该体系,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加入以美元作为国际货币中心的货币体系。

虽说布雷顿森林体系主要涉及到的是金融方向,但这在很大程度上确立了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经济格局和商业秩序。

然而因为多次爆发美元危机与美国经济危机、制度本身不可解决的矛盾性,布雷顿森林体系于1973年宣告结束。

随着以数字经济和科技产业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的战略主导产业,与工业化规模生产的旧秩序,最大的不同的是智力协作占据了主要生产力,并且主导了新的和商业模式形成。

在旧秩序中,商业模式基于消费而产生,比如说,大到购买汽车,小到一双鞋袜,以及以订阅报刊杂志、DVD等方式消费内容等。但是在新秩序中,除了消费之外,人们更希望有能力和欲望实现参与感。

举个例子,在抖音或者TikTok上,最初的火爆就因为各种模仿赛和挑战赛等新颖的运营手段,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青少年的参与感;此外,在国内,流行于哔哩哔哩的二创内容,也属于这个范畴,甚至是可以追溯到更久远在微博上火爆的冰桶挑战。

网络政治团体GetUp和Avaaz的联合创始人杰里米·黑曼斯和纽约文化和社区中心92nd Street Y的执行董事亨利·狄姆斯曾在《哈佛商业评论上》撰文写道,

“这些不断增长的能力和欲望包含了几种形式:分享(借用他人的内容和观众分享)、塑造(将既有内容或资产加入新信息或新特色重新混搭)、资助(财务支持)、生产(创造内容,或在YouTube、手工艺成品买卖网站Etsy或空中食宿Airbnb这样的同侪社区里提供产品或服务),还有共有(维基百科、开源软件等)。”

这些参与行为的特点是,他们有效地将源头分散的巨大权力“上传”,这种权力来自大众的热情和能量。在重度参与的互联网世界中,占全球人口一半的30岁以下人群有了一种集体认知:参与权神圣不可侵犯。

魅族前CMO李楠不久前在谈到TikTok风波时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李楠认为,科技产业与之前的不同在于,在这一次产业革命之中,对于智力的需求相对于以往更为强烈,所以美国之前会提出开放的互联网的理念。因为要支撑这样的产业发展,需要大量的智力人才支持,需要更多开源的代码。

但是,美国之前的传统的移民政策,似乎已经容纳不了这样多的人才。所以,他们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这首先就需要摆出开放的姿态,以吸引全球各地更多的开发者的智力支持。

在美国官方的说辞和价值理念中,美国政府通常不会封锁或审查合法的网站,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的,因为它认同互联网的设计初衷是开放的,其目的是将地球上的所有人连接起来。

在以往,美国的科技产业和科技产品,无论是硬件和软件,都在全球市场占据绝对主导的位置,因而对于中国等其他新兴市场的监管和政策障碍,他们可以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某种程度上这为中国的国内本土的互联网产业生长和繁荣带来了有利因素,而一旦有一款产品成功出海,并且已经连续一两年在全球主导市场占据绝对领先位置,他们便不得不采取措施来遏制这样的苗头。

今年疫情的爆发,成为了摧垮旧秩序的一个催化剂。出于防疫的居家隔离措施,许多人活动范围受限,网络空间却异常活跃。钛媒体此前与一些TikTok北美用户的访谈中也得知,大多数人是因为疫情居家隔离无聊才真正关注并使用TikTok。

在此期间,TikTok的美国运营团队抓住了一波红利期。来自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抖音以及TikTok以超过6520万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较2019年同期增长21.4%。美国是本期下载量最大的市场,占比为9.7%;其次是印尼,占8.5%。

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第3张

2020年7月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量TOP 10

局内人都心知肚明的一点是,没有人真正关心TikTok是不是真的安全,而是TikTok崛起所带来的巨大商业利益问题。因而,在打压TikTok这件事情上,特朗普以所谓的隐私和安全问题为由,也并未在舆论场上成为议论的焦点。

警惕跨国科技公司,手段出新

全球互联网正在经历一场新秩序的重构。

起初,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互联网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数字乌托邦主义者,一直坚信的这样一个理念是,建立一个全球网络,一种数字世界主义,这将为世界带来和平与和谐。如今再也没有人相信这种幻想了。

即便是到目前为止,很少有国家全盘采用封闭式的网络空间管理方法,但是,现今,已经有很多地方政府对类似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等这样的美国巨头,在其所管辖的境内的主宰地位感到了担忧,并且,也正在考虑对它们的运营采取更新的税收与限制。

一个有力的例证是,在特朗普宣布对中国社交巨头禁令后,越南和土耳其也分别收紧了对美国社交媒体的控制;同时,在相当一部分发展中地区,中国软件和社交媒体公司也具备了打败西方对手的潜能。这得益于中国多年来在这些地方的硬件的输出,比如说在非洲、拉丁美洲等,因专注于提供低价设备,中国智能手机和移动设备制造商已经在这些地区站稳脚跟。

税收,也成为了各国控制跨国公司的一个重要手段。钛媒体了解到,早在去年,已经有多个经济体经所制定的数字服务税征税进程。目前,奥地利、印度、意大利、土耳其的数字服务税已经生效。

奥地利2019年10月采取了数字服务税,对来自在线广告服务的收入征收5%数字服务税。奥地利规定,该税仅适用于在全球所有服务的年收入至少为7.5亿欧元、在国内涵盖数字服务的年收入至少为2500万欧元的公司。该法案已经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印度则从2020年3月起开始征收2%的数字服务税。该税仅适用于非本地公司,涵盖了为印度人提供在线商品和服务的零售商。该税适用的范围是年收入超过约2000万卢比(约26.7万美元)的公司。该税于2020年4月1日生效。

意大利也已经实施了数字服务税,对来自定向广告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3%的税。该税适用于在全球所有服务的收入至少为7.5亿欧元、在国内涵盖数字服务的收入至少为550万欧元的公司。目前该税已经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已经实施了数字服务税的还有土耳其。土耳其规定,对来自定向广告、社交媒体和数字接口服务的收入征收7.5%的税。该税适用于在全球涵盖数字服务的收入为7.5亿欧元、在国内涵盖数字服务收入为2000万土耳其里拉的企业。土耳其并规定,土耳其总统有权将税率提高到15%。该数字服务税已经于2020年3月1日生效。

在其他地方,特朗普政府仍在推动一个更开放的互联网,并且通过反对其他国家监管数字经济的做法,为美国科技巨头争取利益。

但也这无法阻挡包括一波针对在法国、英国、意大利和印度等国家新的或拟议中的数字服务税攻势,已经很有可能会给谷歌和Facebook带来重负,即便是对于欧洲通过阻止用户数据流向美国以应对隐私担忧的努力,特朗普政府予以反对。

面对各国在数字税上的措施,特朗普政府也采取了反制措施。今年8月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美方开始对欧盟、巴西、印度等在内的10个贸易伙伴的数字服务税发起“301调查”。

这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五次“301调查”,也是涉及国家范围最广的一次。此次的“301调查”的对象已经不分盟友、亦不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只要推出了数字服务税就被美国纳入调查之中。

世界各国在针对大型科技公司征收数字服务税方面的分歧,极有可能成为下一轮全球贸易摩擦的潜在引爆点。

出海公司的 to G能力面临大考

TikTok“卖或不卖”的这场风波中,行业大猜想也同样精彩。对于任何中国的企业和品牌来说,在面对强制并购及被限制的遭遇时,大众与企业家同样,都是抱着一种“国宝出口”的心态,从乐百氏到南孚,中国商业史上也不乏中国品牌被并购后“重归故土”的悲壮往事。

TikTok风波会重塑全球科技商业新规则吗?  第4张

字节跳动的北京总部,图片来源:ASSOCIATED PRESS

如今在互联网力量征战海外的时代,新的挑战也全面袭来。一位匿名接受钛媒体App采访的硅谷知名华人投资人认为,在科技创新的时代,互联网企业的力量相比传统(石油、军火供应商)行业还是相对弱小。“尤其到中国企业,在海外还是十分缺少”。

在一份2020年6月22日,TMF Group发布的一份《2020年全球商业复杂性指数》中称,“中国企业出海必须关注国际与本地规则双重合规。”

这份报告提到了一个比较关键的研究是,在印度尼西亚、巴西、阿联酋等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新兴热门地,企业注册成立需与30个以上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全球35%的地区开立企业银行账户所需时间超过一个月;而丹麦、芬兰、希腊、卡塔尔、委内瑞拉等地则需要半年以上时间。

国际和本地监管仍是影响跨国公司取得全球战略成功的重要力量。合规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基本底线,将影响企业的财务成本。

地方性法规增加了中国企业海外设立和运营的难度。各地税法和劳动保障制度等法律法规的不同,将增加中国企业出海运营的难度。企业一旦违规,将面临高昂罚金甚至要求退出该市场的风险。

TikTok风波这里教科书式的案例,最大的启示在于,“数据安全合规”将成为科技企业出海和本地化途中最为重要的一个门槛。

文章来源:钛媒体APP,作者|李程程,编辑|葱葱、李小年


标签

tiktok,美国_科技,字节跳动,云上贵州,特朗普,苹果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文章内容由一起收录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具体内容可自行甄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