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热点新闻>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负债千亿困局,旗下版图涉百余公司

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负债千亿困局,旗下版图涉百余公司

2020年11月21日 投稿作者:小熊云端 围观人数:16

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负债千亿困局,旗下版图涉百余公司  第1张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华晨集团作为辽宁省属国企,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引发关注。11月13日,一位债权人依法向法院提起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申请。

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爆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根据法律规定,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包括受理并认定债权人债权申报,编制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等。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破产重整冲击波:版图涉百余公司,上市公司公告或受波及

作为我国汽车产业的主力军,华晨宝马背后的华晨集团历史可追溯至1949年。

华晨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目前华晨集团在辽宁、四川和重庆建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2家发动机生产企业和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旗下有华晨中国、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杯汽车”)、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华控股”)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晨动力”)4家上市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此外,旗下“中华”、“金杯”、“华颂”等自主品牌以及“华晨宝马”、“华晨雷诺”等合资品牌,覆盖了乘用车、商用车全领域。

对于此次破产重整风波,已经传导至上市公司。

11月15日晚,申华控股和金杯汽车相继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于11月13日收到沈阳市中级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华晨集团债权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申华控股称,若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方面产生一定影响。不过公告中表明,目前华晨集团尚未收到沈阳中院正式受理重整的裁定书,债权人提出的重整申请是否被沈阳中院受理、华晨集团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重大不确定性。

据悉,华晨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申华控股4.46亿股,占总股本的22.9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权占其持股总数的24.13%,占申华控股总股本的5.53%。

在业绩方面,申华控股称应收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收款1.4亿元,主要形成原因为日常汽车购销;申华控股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44565.48万元,其中4亿元为公司向华晨集团为公司融资担保提供的反担保,4565.48万元为公司为原子公司华晨租赁提供的存续担保,若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申华控股年度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另一家间接控股的公司金杯汽车在公告中表示,华晨集团全资子公司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金杯汽车2.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2%,其中1亿股用于融资融券,占其持有金杯汽车股份总数的37.53%,7360万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持股金杯汽车股份总数的27.63%。

金杯汽车应收华晨集团账款5007万元,应收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2677万元,均为日常汽车零部件购销形成。若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金杯汽车可能计提大额坏账准备;此外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5.3亿元是否顺利解除存在不确定性。

11月16日,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开盘双双低走。截至下午收盘,金杯汽车扩大跌幅至7.13%,报于5.21元;申华控股跌幅为0.53%,报收于1.88元。不过,17日,申华控股和金杯汽车收涨,涨幅为1.05%和0.19%。

而截至11月17日收盘,华晨中国下跌1.43%,报收于6.9元,新晨动力跌幅为4.48%,报于0.32元。

负债千亿困局

11月13日,传闻不断的华晨集团再度出现新状况。

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华晨集团被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于被申请破产重整,华晨集团相关负责人彼时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也关注到了,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已经汇报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在吉林省辽源市,是一家从事汽车冲压模具的设计、研发、制造及销售的科技企业,为华晨集团的供应商。

实际上,早在11月初就有消息称辽宁省政府考虑对华晨集团进行司法重整,以解决债务问题。当时有消息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辽宁省政府近期已与金融监管部门就华晨集团重整进行沟通,不过尚无明确重整方案,相关事宜仍在讨论中,因此仍有变数。对于重整传闻,辽宁省国资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不清楚此事,华晨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没有接到相关的信息。

华晨集团重整求生,难掩的是早已爆发的债务危机。华晨集团公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华晨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扣除商誉和无形资产后,华晨集团资产负债率为71.4%,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26.77亿元。东方金诚指出,截至10月22日,华晨集团存续债券规模为172亿元。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集团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其中1-3年到期债券规模超过100亿元,兑付期主要集中在2022年;此外,19华汽01、18华汽03等被列入中证评级高隐含违约率名单。10月23日前后,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双双对华晨主体信用评级降至负面,此前,东方金诚已连续四次调低对华晨的信用评级。

10月23日这一天,华晨集团规模为10亿元的债券17华汽05到期未兑付,华晨集团发布公告承认目前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

破产重整是未来终局?

今年8月华晨集团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大跌,频频低价卖出,被业内债务风险或出现恶化的信号。全联车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认为,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是大概率事件。从华晨集团本身的财务来看,很难偿还债务,接下来很可能是以辽交投为主体进行重整。

9月,华晨集团副总裁齐凯在华晨集团在媒体沟通会上曾对新京报记者提到过引进战略投资转化,并表示在做乘用车和商用车是对控股权没有必须的要求。

据悉,今年以来华晨集团也进行了内部改革,包括管理架构调整、聚焦整车和零部件业务;聚焦入门级电动车,升级中华品牌等策略。但业内普遍认为,华晨集团最主要的问题是自主品牌赢弱,盈利严重依赖华晨宝马,但华晨宝马股权调整期限越来越近,想要依靠华晨宝马将华晨拉出泥潭根本不现实。

目前,华晨集团旗下有华晨中华、华颂、金杯三个自主品牌;其中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为3186辆,平均来看月销量500余辆。2019年全年,华晨集团乘用车实现销量72.18万辆,商用车销量7.86万辆;但值得注意的是,华晨宝马54.55万辆的销量占华晨集团乘用车总销量的比例高达75%。

东方金诚在研报中分析称,“在疫情影响下,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的销量、业务收入持续下降,获利能力仍比较弱。”

近年自主品牌的羸弱,迫使华晨集团在发展上呈现出过度依赖合资公司华晨宝马单一板块的局面。华晨宝马堪称华晨集团的“利润奶牛”。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为华晨集团贡献的利润额平均在17亿元-55亿元之间,在华晨集团的净利润占比也逐年上涨,平均在94.9%至119.6%之间,基本都在90%以上。2019年华晨集团的全年营收为40.27亿元,税前利润是62.92亿元,其中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的主要利润来源。2019年华晨宝马的净利润是76.26亿元,由此可见,如果剔除掉华晨宝马的净利润,华晨集团的税前利润是呈现亏损状态的,亏损额超过10亿元。

此外,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华晨集团尚无车型。华晨集团副总裁齐凯曾公开表示,“华晨集团合资公司华晨新日预计今年年底投产第一款新能源车。”

对于华晨集团而言,更重要的是在提升自主品牌的竞争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加快脚步。汽车市场的淘汰赛已经开始,今年以来众泰汽车、力帆汽车等弱势品牌接连重整,游离在主流市场边缘的华晨集团亟须加速。

文章来源:新京报贝壳财经



标签

华晨集团,华晨,重整,金杯,申华
版权说明
免责声明:本文文章内容由一起收录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具体内容可自行甄别.